多语言化 - 为什么它对音乐家、电影制作人、短片制作人以及国际化企业很重要!

只有英语是不够的! 想要赢得更多顾客,必须使用他们的母语。多语言化的视频在不同的场景以及应用领域中能发挥重大作用!

Read this article i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 हिन्दी, 中文

以前,我们能感知到的世界很小,人们受制于语言、交通、科技等因素,只能接触有限的人群。当下,仍有很多人认为只要懂英语,似乎在哪里都可以进行有效交流。但事实并非如此。想要有效赢得顾客,还是使用他们的母语更有效。

多语言视频在某些场合和领域中能带来出其不意的好效果。这篇文章中,我们着重于三个方面:第一,它适用于渴望更好传递艺术作品信息的音乐家们。第二,它同样适用于电影或短片制作人。第三,它是所有想通过视频赢得潜在客户的企业必须重视的。下文我们将对此进行讨论并佐以实例。

音乐

首先以音乐为例。很多成功的音乐家在世界各地都很受欢迎,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甚至可以用当地观众的母语歌唱,比如席琳迪翁。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歌手之一,她能用 10 多种不同的语言演绎她的音乐,拥有多达数十亿的听众。许多著名的明星,如罗比·威廉姆斯、吉卜赛国王、瑞奇·马丁、碧昂丝、夏奇拉等很早就意识到了多语的重要性。他们不仅仅使用英语走近观众,还要用观众的母语走入他们心中。音乐视频的制作既复杂又昂贵,为何不为同一个视频配备多个音轨呢?这样既可以省钱又减少了工作量。

将音乐多语言化,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音乐家、词曲作者和制作人科斯明·马里卡(Cosmin Marica)。他创作并出版了几百首歌曲。为了完成多语言歌曲项目,他与世界各地的著名音乐家合作。

 

采访 DJ COSMIN MARICA

问题: 您为什么制作多语视频呢?

CM: 我制作多语视频主要是希望世界各地的观众可以更好的理解歌曲和视频传递的信息。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评价: “我反正是不懂她都在唱些什么”。

问题: 您觉得制作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CM:我是伴随着英国音乐长大的。在11岁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写出歌曲排行榜并且熟悉榜上的每首歌。第一次听到德国歌曲时,我感觉很不一样。之后语言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也许这就是我离开祖国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的原因。我喜欢学习德语。回答你的问题,我认为用几种语言创作歌曲并没有什么困难。

问题: 您如何选择视频材料呢? 它们适用于每首歌曲吗?还是您必须事先决定画面中的内容呢?

CM: 多语言视频在这一领域相对较新,没有蓝图。但我们一直在努力。预算是有限的,我想找到一种方法来传递我的信息,而不是只唱一种语言。

问题: 您是怎么翻译的呢? 翻译中经常要变动一些词。您如何保持不同语言的歌词步调一致呢?

CM: 声乐旋律是非常重要的,它需要保持不变。同样重要的是对抒情内容的诗意注释。我们一直在努力,直到它听起来完美。一开始我们也遇到了一些难题,比如把“Special People”这首歌译成德文的效果就不太好。但第一次过后慢慢就好起来了。

问题: 除了歌曲,您还把多声道用到其他地方吗?

CM: alugha 提供的工具是制作多语言视频的完美选择。我对推动这个课题很感兴趣。我喜欢读有关披头士、大卫·鲍伊和许多其他音乐家创作歌曲的书。通过添加其他音轨,我可以用我掌握的其他语言向更广的人群传递歌曲信息。

 

 

问题: 您认为多语歌曲的优势在哪里?

CM: 我的目的在于传递出我想传递的信息,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当然,我也喜欢它创新的一面 - 一个新的娱乐方式。借此也有机会环游世界,能在其他国家表演。我喜欢了解世界各地的文化。而不只是令人生厌的,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所谓麦当劳和可口可乐文化。

问题: 您已经用9种语言发行了歌曲 “Special People”。 这里的难点在哪里,您为什么选了这首歌呢?

CM: 我和一位好友一起写了“Special People”。 他是 Criss Payne。 当时他想写一首歌来抚慰失去母亲的伤痛。糟糕的是,同一时期,他的女朋友也离开了他。 另外,那时因为叙利亚战争很多人丧失生命。 这个话题非常触动我们。 我们想以此传达的信息是:每个人都是很特别的,独一无二的。

 

 

当一个男孩在叙利亚被炸弹击中时,我们现场演唱了这首歌。他在医院,我们通过 Skype 传递出了他的表现。不幸的是,无辜的人死了,而其他人却在赚钱。我们只是想传播我们的信息,因此我们把它翻译成 9 种语言。其实我们希望能覆盖所有的语言,到世界各地去,并能与当地的一位歌手一起演绎这首歌。

问题: 在这个视频的多个声轨中,您利用机会谈了这首歌曲本身, 您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呢?

CM: 有时人们听一首歌,但并不知道它是关于什么的,歌曲 Mandy 就是这样,很少人知道它其实是关于一只狗的…...我觉得很可惜,并借此机会聊了这个话题。比如我会讲我为什么以及如何创作歌的某些段落。

问题: 您喜欢切换到不同语言的版本来看看您的视频是否仍然有效,或者您的观众是否喜欢它吗?

CM: 我最近录制了一首歌,并用同一工具制作了另一首,要看看视频内容是否还合适。

 

电影

除了音乐,电影同样是我们重要的精神财富。它有教育功能、娱乐功能,它可以让人欢喜,让人忧,并常常引人思考。成年人可以相对较容易的用外语看电影,因为成年人可以快速阅读字幕来理解故事。然而,观看这类“多语”电影也并非易事,很多时候阅读会分散一个人对艺术作品的注意力和感受力。迪士尼是擅用多音轨视频的典型例子。迪士尼作品的目标群体通常不会任何外语。它想在全球取得成功,就必须提供尽可能多的语言版本。它是通过多语言视频在全球取得成功并真正加入全球大玩家行列的完美典范。它用 30 多种语言精心制作了《冰雪奇缘》的主题曲,在多个平台上发布且大受欢迎。

 

This video is hosted on the YouTube video platform. Therefore, playing this video requires embedding the YouTube video player by YouTube LLC, USA which belongs to Google LLC, USA. By accepting, you agree that we embed their video player, which is able to set third-party cookies, including those used for advertisement and tracking, and may transfer your browser information and IP address to Google serv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see Google's privacy policy.

 

显然,迪士尼不是这个领域唯一的大玩家,另一个例子是漫威。他们制作了“超人”、“复仇者联盟”、“美国队长”、“钢铁侠”、“绿巨人”和许多其他的英雄漫画电影。然而他们在视频多语化方面的成就还是无法与迪士尼相提并论,但他们的电影也已被翻译成德语、葡萄牙语、俄语、西班牙语、日语,甚至中文。

在有声电影的早期,斯坦·劳伦和奥利弗·哈代就意识到,电影作品要走向全世界才能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人们依靠当时的科技还无法简单地将音频文件添加到视频片段中。那么每个场景需要先以英语拍摄,再以德语拍摄。期间,为了适应不同的语言,整套设备都需要重新调整。不少人对他们的做法持怀疑态度,认为无论是从工作量还是从成本来讲,这种与观众“沟通”的方式都是不合理的。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被外界影响,从而奠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

微电影

当下有许多微电影制作人。虽然我们更习惯在电影院或通过付费电视频道观看89分钟长度或持续更久的电影,但令人惊讶的是,微电影这种形式也极受欢迎。通常,为了让一个更大的项目运作起来,大型电影制片人会首先投资制作一部相关的短片。除了原声录音,他们还喜欢在短片中添加带有评论的音轨。

 

 

在全世界范围内,有许多主要关于微电影的大型电影和网络电影节。制作微电影很少产生大额预算,制片人当然愿意在预算范围内想法设法提高作品的影响力。多语电影可以让制片人以相对较少的资金覆盖更多观众。

企业

我们虽然把企业放在最后讲,但这不意味着它不重要。为了吸引更多顾客购买产品,对于国际大企业比如戴姆勒、宝马、苹果、三星、谷歌、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或成千上万的中小型企业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顾客的语言宣传产品。为了尽可能降低成本,公司可以选择能够自动显示多种语言视频的视频播放器 - 如 BluRay 或 DVD 。另外,婴儿食品、膳食补充剂、药品等尤其需要多语言的产品说明,以确保客户真正了解如何使用这些产品。

在当今这个全球性流动,年轻人倾向于在不同的国家或城市学习以体验新文化的情况下,当地企业甚至也需要考虑到这些情况并确保潜在客户、访客、学生、合作伙伴等能理解他们的产品。

 

 

使用 alugha 制作一个多音轨视频

想让自己的公司在互联网上从“本地玩家”变成“全球玩家”,企业要面对许多竞争对手。互联网世界瞬息万变。通常是今日大事,明日难知。谁也无法保证 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平台会永远留在市场上。在人类的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被别人夺去宝座的巨头,比如 MySpace、苹果 (Apple)、摩托罗拉 (Motorola) 或美国在线 (AOL)。教训是: 要尽全力争取客户并不断创新!

 

谢谢阅读!

Wilgen和Alugha 团队

#alugha

#everyoneslanguage (我们共同的语言)

More articles by this producer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Learn more in our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