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祖先讲什么语言你知道吗?

我真的确定自己是纯粹的德国人,知道自己原本来自哪里吗?人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扮演着猎人和收集者的角色,到处迁徙。家族谱系研究和多语言现象有关系吗?为什么说语言已经扎根于我们的基因之中呢?

Read this article i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العربية, हिन्दी, 中文

我从事语言工作多年,这也是我想起制作多语言视频的原因之一。我的曾祖父母来自俄罗斯,但我的父母讲德语。对我而言,德语就是我的母语。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确信在我的小世界中,没有使用任何其他语言的必要。小时候,当我听到陌生的语言我会惊讶。二战后战胜国分割了德国,德国人开始使用他们的官方语言。所以英语、俄语和法语作为外语在德国很具代表性,但后来这些语言没有成功普及。在德国北部的学校,通常只有英语被作为外语学习。但在其他州,比如莱茵兰-普法尔茨,选择法语作为第二外语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仍然如此)。我们带着钱包(Portemonnaie),走在人行道(Trottoir)上和朋友面对面(vis-a-vis)。我们把车开出穷乡僻壤(Kaff)要把钱(Kies)花掉,为了能装模作样的(großkotzig)取悦(anbaggern)那个女人(Ische),我们根本不在乎族人(Sippe)的想法,以及会有什么样的麻烦(Zoff)到来。

但为什么我们的语言中总是出现外来词或其他新词呢? 是不是有人直接把他们扔进我们的语言体系,然后大家就开始使用了? 不完全是。我们在父母和祖父母营造的语言环境中长大,并将他们的语言习惯吸纳进自己的口语体系中。人类是惯性动物,出于习惯我们会重复不断的使用某些词汇,总有一天杜登词典会认可这些词并同意将它们采纳进官方语言之中。

系谱就是这样起作用的。我出生在德国北部,在德语环境中长大。我的父亲来自德国西南部美丽的普法尔茨,据说那里有最好的葡萄酒。我的母亲来自下萨克森州,一个说低地德语的小村庄。那是一种连德语母语的人也很难听懂的德语,它的许多词语令人费解。

我常在媒体上以及各种熟人圈子里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是德国人;我是美国人;我是英国人;我是中国人。或者:我不喜欢俄罗斯人;我不喜欢德国人;我不喜欢美国人;我不喜欢中国人;我不喜欢英国人……甚至是比这更过分的种族仇恨言论。特别是在当今难民大量涌入的时代,仇恨被煽动、积蓄。唐纳德·特朗普甚至表示希望在“必要时”可以开枪打死边境附近的墨西哥人。他上台后不久就试图推行政策禁止伊斯兰教信徒入境美国。

但实际上没有人能保证自己血统“纯正”。人类自诞生以来就在不断迁徙,因此一个人不可能只有一个种族的基因。更不用说“种族”这个词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与生物学无关。

“DNA 测试”直到 1999 年都是一个耗时极长、费用极高的测试项目,个人担负无望。2000 年,FamilyTreeDNA 开始提供“普通人”负担得起的 DNA 测试服务。此后,DNA 测试所需时长及其结果的准确率都有了很大改变。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自然这反过来也促进了基因研究的发展。数据越多,结果就越准确,这并不奇怪。为了“寻根”,我选择了AncestryDNA 公司进行“谱系测试” (更多信息见 Wikipedia)。测试价格 (包含运费)通常在 59 欧元 (黑色星期五折扣价)、75 欧元(常规折扣价) 和 99 欧元 (定期折扣价) 之间波动。我的订单含有六个月的会员资格,所以结果出来后我还有时间尝试创建家谱,寻找其他 (未知的) 家庭成员。Ancestry 在广告中宣称,有超过1000 万客户使用了他们的服务,因此他们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测试结果会显示祖先“迁移”的踪迹。即,他们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居住了多久。

Momondo 与 AncestryDNA 联合制作了一个相关主题的感人视频。故事情节和所有的背景资料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这个视频是如此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 alugha 团队不厌其烦地把它翻译成各种语言并为它添加了多种语言配音。本视频版权归 Momondo 所有。

我兴奋的开始了这场寻根之旅,并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这种亢奋情绪一直持续到包裹到达。这项测试的操作非常简单: 打开试剂盒,将唾沫吐至黑线,将其摇匀拧紧放入附带的小包装内,然后直接寄出。运费由 Ancestry 支付。包裹寄出后要在网站上注册试剂盒的专属号码(号码可在试剂盒上找到)。然而我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圣诞节期间)将包裹寄出,并且我没有意识到,它首先要被寄往爱尔兰,然后必须从那里继续寄往美国。世界各地的邮局在圣诞节期间多么忙碌可想而知。我忐忑的注册了试剂盒号码,然后焦虑的度过了为期四周的等待时间。但四周之后包裹还是没有寄到,那时我才明白,包裹必须被运往美国,这意味着我还要等待更久。客服人员请求我再忍耐两周,但两周之后,我的个人信息仍然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再次联系了他们的支持部门。他们很快回应并向我解释了,时值圣诞旺季,订单大量增加才会这样。出于对个人数据的保护,这种情况下必须考虑将原始订单信息从系统中删除,即使包裹之后到达了,也将不再使用。他们请求我在删除订单前最后等待七天,如果届时还没结果,将免费帮我更换订单,重新寄来工具包。

我继续忍耐。恰好是在我想要删除订单的那天,包裹终于到达了。但测试结果预计 6 - 8 周后才能得出。这让我很沮丧,因为自 2 月 21 日起我已经等待了好多周。然而实际上事情接下来出乎意料的顺利。一天之后,也就是在3月1日,我的 DNA 已经被提取出来进入准备状态。随后,我满怀希冀地打开邮件并得知我可以指望在3月4日收到结果。当天是周一,一个寒冷潮湿的阴雨天。但我却心情激动的在柏林市内一个旅馆开启了全新的一天。我早早醒来打开邮箱,邮件已经在那儿! 测试的结果终于出来了!我非常好奇,但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它们都只是历史,我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准备坦然接受一切。

数据就在下面:我的祖先,我的故事,我的基因,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的祖先经历了什么旅程,什么时候,为什么,他们会说什么语言…

 

 

老实说,我原本以为我拥有更多俄罗斯人或波兰人的血统。我的母亲总是告诉我,她的曾祖父母来自俄罗斯,也就是所谓的“伏尔加德国人”。他们是被沙皇带到这个国家的,他们的后代自然也是俄罗斯血统。但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思考误区: 就是认为我的祖先在那里一直是和当地人结合,而没有和迁移过去的其他欧洲人有交集。我们家族的姓“Korz”疑似来源于类似“Korzynak”的波兰词,所以我们总被猜测是波兰人。但 DNA 测试的结果却并非如此。我只有 4% 的波兰和俄罗斯血统,相当低的比例。让人惊讶的是,我有 78% 的德国血统,超过一半的比例! 另外我竟然还有 1% 的欧洲犹太人血统,这太出乎意料了!我马上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我是在纳粹时代出生的会怎样? 我会因为我的祖先被视为不洁净,从而被判定有罪吗?我也必须因此逃走吗?就算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说过任何坏话。

我的祖先们主要出生在德国西南部和北部。这很有趣: 我的父亲来自莱茵兰 - 普法尔茨,母亲出生在北德。我的一些祖先跨越浩瀚的海洋来到西部,那实在是一段长长的旅程 - 测试结果显示,我在南北达科他州大概有超过 450 个亲戚,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早在 17 世纪我的一部分祖先已经决定在美国试试运气,并成功在那里开枝散叶。虽然德国人和英国人互相讨厌,但我发现我竟然有 17% 的血统来自英格兰 / 威尔士和欧洲西北部 (爱尔兰等国家)。真是令人兴奋!

如果基因会讲话,就意味着我的基因会讲意第绪语 (希伯来语)、英语、爱尔兰语、俄语、荷兰语、佛兰德语和莱兹伯格语,还有各种方言。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我尝试在 Ancestry 的网站上创建家谱。他们的数据库也会向我推荐一些信息匹配,有可能是我旁系亲属的人。当我对先辈有了更多了解,知道我的根在哪里之后,我渴望对目前的状况也有更多了解。比如,基因和我匹配的那些人,他们住在哪里,说哪种语言。

 

 

虽然 AncestryDNA 网站会提供一些创建家谱的工具,但我自己仍有许多事情要做。另外我必须承认,网站的应用界面很让人沮丧:在家族分支之间切换非常复杂,我从来没有真正看到过“一颗”完整的“家族树”,而总是以某个人为原点追溯到他的过去。我的妻子和她的父母突然进入了另一个家谱,这对我完善我的家谱毫无帮助。但无论如何,我很开心寻找到了我的“根”,所以现在并不觉得很糟糕。

这一切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能在多大程度上相信这个结果的真实性? 目前这些都有待观察。有些人认为这项测试不可靠,但也有人觉得它相当准确。我自己基于这项测试寻找到的家谱成员匹配度很高。这些有待确定的家族成员中,有些人我已经认识,另外还有些名字也已经被我的父亲或其他家庭成员确认了。他们惊讶于我从何处知道这些名字。自然,测试结果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信息贡献者的数量以及现有信息的准确性。数据库的信息越翔实,结果的准确率便越高。人们最终有望通过 DNA 测试重现祖先们多年前“迁移”的足迹并进一步完整家族谱系。

我认为我的测试结果真实可信,这是一次成功的寻根之旅,但并不需要开香槟来庆祝。然而我真的希望能和一些相关的人取得联系,以便能了解更多。其实 DAN 还包含许多信息,人们对它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在我看来,这项在 AncestryDNA 的基因测试价有所值。我只是忍不住会想,我的 DNA 是否会被人用到其他地方。

最后的结论是什么呢? 我们的基因和祖先们讲的语言未必是同一种,但这两者之间绝对联系密切。

 

Bernd Korz

 

#alugha

#dubbr

#everyoneslanguage

More articles by this producer

Videos by this producer

1:01
10:00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Learn more in our privacy policy.